驀然秋已至

2010/08/29 23:23
異常詭異地發現所有的翻牆器都不能用了,但廢材兔卻又直接就能上了……嘛這到底是神馬情況?!

魔都降溫了。
但心火糾結,始終不可息滅。

最近似乎做什麼都不在狀態。
晚上睡不沉,或者說睡得太沉——沉到仿佛去了另一個空間,在那裡遭遇種種,清晰的並不像夢境。
周莊夢蝶是美好的說法,其實更令人想起伊藤潤二的長夢……

身體很疲倦,精神很暴燥
有很多很多的愛,可惜在壞掉的環境裡,它們總也開不成美麗的花